在悲痛中坚强前行 —— 记潍医附院援鄂医疗队队员季宏志

作者:文:陈冬梅来源:宣传部发布时间:2020-03-26浏览次数:251

2020年2月13日,季宏志做为潍医附院第四批援鄂医疗队队员出征湖北。援鄂的38天,注定成为季宏志这辈子最难忘的经历,紧张、勇敢、悲痛、煎熬,抉择与坚持、温暖与感动,构成了他在黄冈武穴战疫的关键词。来到抗疫一线的第五天,也是季宏志正式进入病区开始战斗的第一天,母亲病情突然恶化不幸去世,做为家中独子的他收到消息后嚎啕大哭、伤心欲绝。电话那头是亲人的噩耗,电话这头又有需要救治的无数新冠肺炎患者,经过片刻考虑,他做出了艰难抉择,决定暂时隐瞒这个消息。稍做休整,眼含热泪的季宏志转身又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全身心的忙碌,也许暂时会让他缓解悲伤。

季宏志,中共党员,潍坊医学院附属医院呼吸内科主治医师,硕士研究生,山东省第十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员,增援湖北省武穴市第一人民医院妇幼病区。母亲去世的时候,他正在抢救别人的亲人,使命在肩,职责在身,在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受到疫情威胁时,他隐忍悲痛选择坚守在疫情防控第一线。

援鄂出发 没有亲人的送别却饱含深情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作为一名呼吸科医生,季宏志第一时间便投入到医院紧张的疫情防控工作中。期间,潍医附院第一批、第二批、第三批援鄂医疗队相继出发,在接到医院紧急集结第四批驰援湖北医疗队指令后,作为一名党员,作为一名职业医生,他几乎没有思考就报名出征。出征湖北的前一天晚上接到通知时,他正在值夜班,此时的季宏志,已经在医院连续值班10余天了。

季宏志坚持值完了夜班这班岗,出发前都没顾上回家爱人通了电话,同为医务工作者的妻子十分理解丈夫的选择,我知道的性格一定会报名请战的我能做的就是照顾好父母和孩子,让他安心一点。天蒙蒙亮的时候,季宏志的父亲把简单的行李送到医院,叮嘱儿子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看着父亲离去的背影,季宏志不想让自己思考太多,母亲因为脑溢血卧床一年有余,大女儿四岁天真可爱,小女儿一岁才学会叫爸爸,此时的季宏志何尝不想守着父母守着妻,可是新冠肺炎疫情形势异常严峻,家有病人的他此刻更能感同身受疫区的患者和他们的家庭对健康的强烈渴盼,这股无形的力量推着他踏上了驰援湖北的路程。

一个人背着行李出发,没有因为形单影只而难过。其实在季宏志的家里有个不成文的约定,不管谁外出学习或出差,都不送行,不愿感受离别的气氛;但归来时,一定接站,共享团聚的喜悦。这次援鄂出发前一样没有亲人的送别,却饱含深情。

再次回想当初报名请战,季宏志说,“我报名时考虑到母亲病情暂时还算稳定,家里又有姑姑帮助照顾孩子,和爱人商量后我也觉得自己能脱得开身去前线,毕竟那里需要更多的医务人员,而我又是呼吸科的医生,责无旁贷。万万没想到母亲病情突然恶化,没能见母亲最后一面是终身遗憾,但我不后悔来湖北。”他相信如果母亲有知,一定能够理解,也会支持他这么做。

一线战疫 身后背负的是千斤重担

季宏志增援的武穴市第一人民医院妇幼病区原为武穴市妇幼保健院在建院区,和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一样,这里也尚未竣工交付使用,疫情发生后紧急临时被改造成新冠肺炎患者收治病区。医疗队抵达医院后,发现该病区不仅环境条件差,医务人员和医疗物资也很缺乏。但季宏志很快投入到“战疫”中了,他连夜熟悉各方面情况、梳理流程,迅速与队友们进入医院,接管各项工作,收治病人。熟悉掌握所在医院的医疗系统,了解病人情况,配合战友为患者下医嘱、写病史……

和季宏志同一批的战友大都是三十多岁的青年医生,对大多数人而言,都是第一次面对规模如此之大的疫情。武穴收治确诊患者的病区共有三个,妇幼一病区收治的确诊患者有三十多名。季宏志像照顾亲人一样照顾病人,当看到患者中有年纪大的老人时,他也会想起自己卧床在家的母亲,他原本想等战疫胜利后赶紧回到父母身边尽一个儿子的责任。

擦干眼泪,打起精神,忙碌起来可以让他暂时忘掉悲伤。一次队长张勇在布置任务,“今天查房,进仓医生……”话音未落,季宏生便抢着说,“我去,张队,我是呼吸专业的我先进去”。在得到批准后,季宏志一边一层一层穿着防护服,一边再次讨论每个病人的病情变化和进仓后检查和询问内容,及病人的诊治方案。这让一旁的战友李博不由得在心里为他竖起大拇指。李博也是武穴增援的医生,虽然与季宏志才合作几天,却对他印象深刻,“我们二人交班时,他仔仔细细记录着我说的病人夜间病情变化,并不时询问两句病人的心理状况,不一会儿一张A4的纸张已经密密麻麻记录下来,看来他是一个对病人很细心的很有责任心的医生。”后来李博在日记中这样写道,“这是一个有担当的医生。我们的队伍有这么多像小季这样优秀的医生,荆楚大地的病魔也不会肆虐太久,我们的胜利指日可待。”

可谁又会知道,季宏志一丝不苟坚持工作的背后,背负的是千斤重担。季宏志刚来湖北的时候,疫情形势相当严峻,像武穴这样的县城,医务人员比较紧张,但值得欣慰的是,在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下,整个湖北的情况都在好转,季宏志所在的医院确诊患者的数量也由一开始的三十多人减到十几人,患者有减无增,清零在即。一想到这些,季宏志的心情就能好一些,他知道这正是他现在所做的事情的全部意义。

家人的理解与支持也是让季宏志安下心来坚持工作重要因素。季宏志的大家庭和谐、融洽、质朴,每天休息的时候季宏志都会与家人视频报平安;为了能让季宏志放心,他的姑姑干脆住到了他家照顾孩子;还有他的阿姨们,母亲生病卧床时三天两头前来看望,对此,季宏志心怀感恩。母亲去世后,爱人每天都和他通电话,安慰他,希望他能尽快平复下来,别伤了身体,更别影响了工作。二姨怕他承受不住,发微信劝慰他,“孩子,你妈的事我们怕你分心本想瞒着你,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就要想开啊。二姨很挂着你,你一定要坚强起来,保护好自己,多给你爸报平安,家人都很好,我们等你顺顺利利早日回来。”朴实的话语又惹得季宏志泪水涟涟。

终身抱憾 却从未后悔去湖北的决定

未能送母亲最后一程让季宏志终身抱憾,但他从不后悔去湖北的决定,国难当前总是要有人站出来。季宏志来湖北前有过很多设想,患者能尽快康复与家人团聚,新冠肺炎疫情阻击战会很快胜利,他能顺利完成任务回家与父母妻女团聚……只是未曾想到,母亲的病情会突然恶化。沉重的打击折磨得季宏志夜夜难以入睡,可是为了不影响工作,他强忍悲痛,继续投入到“战疫”中去。“只要工作起来就忘了”,对季宏志来说,每天工作的6小时是忘记悲伤的6小时。

“我之所以隐瞒了这件事,一是在那种紧张的情况下不愿因为个人的事情影响了大家的情绪,二是害怕大家的安慰,大家的关心,这让我更加思念我的母亲。我时刻紧绷着一根弦,很怕遇到最后的那根稻草,那时那刻,我希望表面一切正常,而我,必须集中精力全神贯注的投入到工作中,我绝不允许自己出现半点闪失。”按照疫情期间的规定,逝者当天就要安葬,即使季宏志在一线隐瞒了母亲去世的消息,因为他的爱人与他同在潍医附院工作,这件事还是由医院传到了一线。一线的同行们无不震惊,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平日这个“拼命三郎”般的小伙子,工作中病案分析逻辑清楚、诊治方案全面细致、对待病人如同亲人的季医生,是历经了怎样的煎熬,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武穴分队队长张勇在知道这件后非常痛心,“母亲去世前的牵挂,去世时的痛苦,扛住了这样的精神重压,季宏志圆满完成了医疗队交给的医疗工作,表现了党员的模范作用,让我们所有队员钦佩和感动!”就在临来湖北前的出征仪式上,张勇还关切的问过季宏志家里是否都安排好了,没想到突然发生这件事,他无法想象自己的队员圆满完成任务的背后承受了怎样的煎熬。

据潍医附院呼吸内科主任高福生介绍,季宏志平日工作主动担当,勇挑重担,除临床工作之外,还担任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内科学基地秘书,协助基地主任为内科基地的规范化建设和提高内科住培工作的质量做了大量具体细致的工作。担任呼吸系病学硕士点秘书,参与硕士研究生招生和管理的全过程,为提高研究生培养质量做出了贡献。在2018年临床医学专业认证期间,季宏志全身心投入到认证工作,在母亲住院病危的情况下仍然坚持出色完成各项工作,并连续多年被评为潍坊医学院“优秀教师”。让高福生深为感动和震憾的是这个小伙子的坚强,“在不知道如何安慰季宏志的时候却收到他发来的信息,说已知道母亲去世了,并请我放心,一定化悲痛为力量,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保证圆满完成疫情防控任务。看到他的信息,我泪水盈眶,我为有如此坚强的同事而感到自豪。”

同去增援的同事高增艳这样评价季宏志,工作认真心细,只要是季宏志接管的患者,其病情、每一项检验检查结果,乃至患者的烦恼和家庭情况,他都掌握的清清楚楚,记得明明白白。在门诊或者病房,经常听到患者或者家属说:我找季大夫……患者的信任是对医生而言是莫大的荣耀。我庆幸有这么一位优秀的同事,他是我的榜样,引导我不断进步。

“每个来到这里的人都做出了自己的决定,既然我选择了湖北,我就要履行好医生的职责与使命。”终于,季宏志增援的武穴市第一人民医院妇幼病区新冠肺炎患者清零了!顺利完成救援任务的他也将和战友们一起回到离别近两个月的家乡。收拾行李的那晚,季宏志的心早已飞回了潍坊,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到母亲的坟头痛痛快快哭一场,向母亲诉说离别思念之苦,未尽孝道之痛。今夜,离开武穴的前一夜,季宏志知道这又是一个无眠的夜晚,也许还会像之前的许多个夜晚一样,迷糊的睡去,哭泣着醒来……

321日,季宏志和战友们顺利完成任务一起踏上了回家的路程。赶往机场的大巴车上,他归心似箭。望向窗外,武穴人民自发前来欢送,他们眼噙热泪,高举条幅致敬新时代最可爱的人,武穴人民永远铭记您,挥舞国旗,依依不舍,季宏志的眼眶再次湿润,心中五味杂陈。国难当前,面对至亲去世,季宏志选择了在悲痛中坚强前行。没有豪言,更无壮语,季宏志以实际行动诠释了医者仁心、大爱无疆的崇高精神,践行了共产党员的初心与使命,担当与作为。季宏志相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彻底胜利的捷报马上就会传来,而这就是他对母亲最好的告慰


Copyright © 潍坊医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02386鲁公网安备 37070502000027号